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瓶里滿都是倒不出你也看不到的腦洞

Flasky

 
 
 

日志

 
 
关于我

身居南方,说话北调。 笑点诡异,请别吐糟。 科学少女,无神赛高。 宅腐双修,康庄王道。 低调星人,虚设扣号。 就连人人,也在长草。 怎么称呼?我不知道。 昵称常改,暂无定稿。 请君随意,反正不过是个名号。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梦幻紫罗兰(1)  

2008-12-14 16:03:22|  分类: 【玫瑰果冻】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下一站的旅客

一座三层的桥……

一条腥臭的血红色河流……

两双冰冷的手正把一个紫发少女推向桥的最下面一层,红色河流中不时伸出几双骷髅的鬼爪把经过下层桥的人拖进血水样的河流……

一声狼的嚎叫……

一朵五片花瓣的紫罗兰……

冰冷的手松开,少女在一头银狼的带领下,向来时有大片火红色彼岸花的路走去。窄窄的路两旁开满鲜艳的花,像一片烈火的地毯之引领着少女来时、去时的路……

“嘭!嘭!嘭!”一个平底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狠敲了紫发少女三下。

虽不得已,但少女却很高兴从那个梦中解脱,那个令她不安的梦……不过现在,梦不梦的可不是重点,闪躲那个疯狂的平底锅才是关键。少女抱着脑袋,在她的六尺大床上满床乱逃,为的就是躲开那个可能会断送“未来史上最好动画人”的危险武器。一个不小心,她已四脚朝天的摔翻在地上,直到这时,那个从墙里伸出来的平底锅才幸灾乐祸般地缩了回去。

“紫罗!你的睡相太差了!六尺大的床你也能摔成这样!”在这个名叫紫罗的少女闺房门口,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双手叉腰,正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紫罗倒在地上,看着眼里这个站在天花板上的人。(根据重力当然是站在地上,但你不要忘了,紫罗现在正“摔翻”在地上……),努了努嘴,接着又装起哭腔:“啊啊啊~这怎么好怪我!要不是海诺你昨天在实验‘新式闹钟’的时候实验的不好,现在它出了故障,把我逼成这样,你还怪我!”

海诺摇摇头看着她,嘱咐了句:快点换衣服然后吃饭,你不会是想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吧。便离开了。

从今天起,紫罗就是八年级的学生。每个新学期,总有人离开班级或加入班级。这让紫罗觉得班级像个车站,上上下下的旅客中,鲜有能陪她走到终点的,但明知这样,她还是希望能和每一位旅客成为朋友。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几丝和煦温暖的风轻轻吹过,一群白鸽被放出,飞翔在碧空之中。如今的紫罗不会像过去那样幼稚地怀恋逝去的暑假,相比之下,她还很向往和同学们在一起的热闹嬉笑。天生的,紫罗害怕被人们厌恶,害怕孤独与黑暗。但讽刺的,老师给她安排了个极其容易得罪人的职务,让她的人缘处于了水深火热之中。

“早!”随着这样一声亲切的问候,一只略显苍白的手搭在了紫罗肩上。

紫罗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柳川。

柳川同紫罗从小玩到大,紫罗自打有记忆开始,印象中的柳川始终是有着乌檀色头发、翡翠般的绿色眼睛、清秀的长相,和一个健康状况很不好的身体。

这个浓浓书卷气的俊秀小生每周一定会去医院报道,不为别的,就为输血。

他似乎身染怪疾,常常严重贫血,待在医院里的时间明显多过上学时间,这让把他视作哥哥的紫罗很是心疼。

“柳川哥早!”看见今天柳川身体状况良好,紫罗由衷的高兴。伴随着一句接一句的寒暄,不自觉间,已经回到了阔别两个月的学校。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高高矮矮男男女女,各样学生一应俱全,热闹的气氛让紫罗感到身心舒畅。

教室里充满学生特有的活力:同学们不管是扎堆聊天,还是“交流”作业。每一个细节都被紫罗漂亮的紫色眼睛仔细地看,小心地品。

柳川哥哥!!!!!!!!!!!!!!!!!!!”一个因兴奋而变得尖利的声音响起,门外,一个美艳无比,身材性感的女生以胜过刘翔的速度激起一片飞沙走石,冲进教室。看见柳川,迅速地粘了上去,没有一点女生应有的矜持。

“离我10米远!”柳川一改刚才的温柔,对这个远近闻名的美女校花冷冷的命令道。眼神里的杀气让人不敢呼吸,人们甚至觉得他身边的温度低于零下50度,即使天气酷热难耐也不会有人“如此识相”的打算去尝试被冻死的感觉。

这个美女校花就是胡月,有些人这样解释她的名字:一个有着闭月羞花之容的狐狸精。

胡月无奈的撤下马上就要抱住柳川的纤纤玉臂,但随即表现出一个暧昧迷离的神情:“柳川哥哥不要这样~人家只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哟~”

“哼!你能有什么消……”柳川话没说完,胡月伸出食指轻点住柳川的嘴唇。

“‘他’要来了哦!”

柳川一个寒颤,虽什么都没说,但那微微颤抖的身形分明表现了他的震惊。突然地,柳川开始不断地咳嗽起来,紫罗一脸茫然——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消息能把柳川哥气得浑身颤抖外加咳嗽不断。

当上课铃响起时,一个荷包蛋加平光镜的老伯夹着书走了进来。不用说,这肯定就是班主任了。

“尽早,阿拉又开噢了,杜嘎哟垮堤味道噢系总来…………(省略万万字学习方面的唠叨)阿拉又饿新东噢,读嘎户荫翳。”(译文:今天,我们又开学了,大家要快点回到学习中来……我们有个新同学,大家欢迎他。)

正说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褐色的头发微微打卷,琥珀色的眼睛大而漂亮。脸上似乎稚气未脱般,阳光灿烂。

“大家好,我叫韩睿,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少年说罢鞠了一躬,大家用掌声迎接这个新来的同学。

除了柳川!

柳川看见韩睿,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但看得出来,胡月所言的“他”多半是韩睿不会有假。于是,柳川周围又开始刮低气压风暴,而正是这风暴,才让韩睿注意到柳川的存在。原来笑得像花一样灿烂,现在怒的像雷一样骇人。不知道他们间究竟是何深仇大恨。

紫罗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目光的交火,心里却已盘算好:一定要把这个韩睿的情报弄到手!

这就是她身负的重任,老师的委托——表面上是个收发作业的普通课代表、暗地里却是个谍报人物,像狗腿子一样为第一手情报努力着。对于这个职业,紫罗又气又恼。

“韩睿你好,我叫紫罗!”紫罗这就开始了本学期谍报生涯第一步。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韩睿笑得那么灿烂,明显没有发现紫罗的算盘。

“……”(在这个省略号中,是关于生日、原来学校等琐碎事物的问答。)

“呐呐~你以前认识柳川吗?”紫罗开始切入正题。但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问了个本世纪最不该问的问题。

“认识那个伪君子!真小人是我一生的耻辱!不要再和我提他!!!”说这话时,韩睿琥珀色的眼睛几乎被气红了,那气咻咻的样子,怎么敢让人再靠近他?

“韩睿,和柳川关系很不好,原因正在调查。以前的不管是原驻学校还是转学原因都很普通,但这么普通的人能转进一所名校让我很困惑,完毕。”——摘自《紫罗的同学大全9月修订版》

放学的路上,落日残霞正披在紫罗身上。却不知远处,还有怪事正等着她……

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巷。两个人打扮怪异:贝雷帽、大墨镜、长风衣、白手套。一高一矮、一胖一瘦。9月虽不算盛夏,但一样是不穿短袖活不下去的季节,这两位却打扮得像过时的侦探,不对,就连侦探也不可能打扮成这么容易暴露身份的样子。

“黑头!是这里吗?”那个瘦高个问那个矮胖墩道。

“老白你不信我?前几天过我来‘工作’的时候我看见真真的!骗你我不得好死!”

“别扯了!你早就不得好死,还用你来这里发誓?不过如果这份工作成功的话,嘿嘿~今年的劳模非咱哥俩莫数!”老白说到这里,开始吃吃地笑,虽看不见表情,但不难猜出他的风衣领子已经八成八被他的口水沾湿了。

这时,小巷正对的一栋房子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少女走出门来。

“是她吗?”老白问黑头,但眼睛却紧盯着少女不放。

“不会错!就是她!”黑头很肯定,马上回答。

两个冒牌侦探二话不说冲向少女,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闪着寒光的铁链,熟练的把少女绑了起来。

“你们两个!住!手!”紫罗途经此地,看见有不法分子正干着不法勾当,立刻现身声张正义。

老白和黑头看了看紫罗,又对望一下。那眼神似乎在说:你是在说我吗?

“你看得见我们?”老白问了个智商很高的问题。听他说这话,紫罗差点气得喷血。

这时,黑头突然一拍脑门,同老白窃窃私语了几句。听完后,他们奸笑道:“天助我们也!看来不仅劳模,咱哥俩就要飞黄腾达了!”紫罗看着这两位仁兄大玩变脸,愣了半天。

但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地下伸出几条锁链死死的缠住紫罗的脚踝。紫罗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呆了,觉得这怎么可能,完完全全不符合科学常理,难道自己又在做梦吗?如果是梦,这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少女在哭,哭得很伤心。

泪水打湿了锁链,而两个类似绑架犯的特殊能力者正一把抓住紫罗,不知要把她带向哪里。虽然隔着手套,但紫罗的臂上传来一丝分明的寒意,一丝熟悉而又陌生的寒意,她不知是多冰冷的手才能这样,让她从心寒到皮。

“你已经交好运了~多活了三年哪……”老白意味深长地感叹。

正在老白感叹的当儿,一个人飞起一脚把老白踹翻在地。黑头见状,还不等出手为老白报仇,自己被一拳狠打中面孔,墨镜顿时化成碎末随风而去。夕阳的余晖照耀在英雄身上,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那不正是韩睿吗?

一个挨一拳,一个受一脚。两个特殊能力者伪装的假面被尽数剥下,没有了可笑侦探的打扮,有的只是令人生畏的奇怪衣装——老白身着一袭白衣,腰间别着一块材质不明的令牌;黑头一身黑布麻衣,胳膊上还缠着闪着寒光的锁链。

说来也怪,在老白黑头被夕阳“沐浴”时,两个少女身上的链条一下子不见了。

“你……你…………”老白一脚挨得不轻,说话喘个不停,“篡改…………他人的阳寿……一定会……咳…………遭报应的!”黑头也想说些什么,但由于那一拳,他稍稍动一下嘴就会痛的透心透骨,让他实在说不了话

韩睿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们,摇了摇头:“回去吧。”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透出了他无尽的苦闷。

黑头老白自知现在绝对没有胜算,而且有这个深不见底的高人相助,想达成自己的使命怕是也难。无奈下,两人化作一阵烟雾,消失不见了。

紫罗吓得瘫软在地上,连站的力气也没有了。要不是韩睿伸出手扶起她,很难说她会不会就这样一直软在地上。

“姐姐不要紧吧?”被救的少女用蜜一样甜的声音问紫罗。听得这样甜美的声音,紫罗刚才的恐慌已化去了八九成。当她抬起头正视少女时,愣了很久。

白皙的皮肤,淡绿的瞳孔,橙色的短发微微内卷。紫罗看着她的脸,一下子想到了《爱莲说》中的几句: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广为传诵的名段莫不是周敦颐把面前这少女化作莲花来描写的?

“谢谢,我很好。”愣了许久之后,紫罗终于说了话,“请问您是……”

“我叫夏依,刚才谢谢姐姐了。要不是姐姐出现,哥哥就来不及救依儿了~”

“哥哥?”紫罗有些愕然,但下一秒她反应出来了:眼前的是一对兄妹。

“为什么他们要抓你?”韩睿关切地问,与之前大打出手时的神情截然不同。

“不……我不知道!……不要问我…………”紫罗声音细得像蚊子,那双冰冷的手勾起了她极其不好的回忆。随即,她快速的跑走了,似乎在逃避着什么,梦中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像一只只将把她带入地狱的手,驱使着紫罗。

当晚,月格外的圆。紫罗从回家开始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也许,对于今天的事,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车上来了几个新的长途旅客,路,还很长。不知道下一站还会有谁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